洗浴中心有什么服务

来源:齐鲁热线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洗浴中心有什么服务剧情介绍

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星期四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包括特首选举委员会、立法会的组成、议席及功能都有大幅修改,以确保“爱国者治港”。
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星期二在网台节目与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对谈,讨论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影响。曾钰成表示,前年区议会选举民主派候选人靠“五大诉求”赢取大多数议席,是北京出手修改香港选制的转捩点,他承认这次修改并非进步,但对达致普选仍有信心。刘慧卿批评新选制有如伊朗式选举到处审查,令候选人失去尊严。
继去年6月底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绕过香港本地立法程序,透过《基本法》附件三直接在香港实施《港区国安法》,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上星期四(3月11日),以绝大比数通过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以确保“爱国者治港”,将授权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基本法》附件一、二,即是特首选举以及立法会选举方法。
北京大幅修改香港特首及立法会选制
经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修改后,香港特首选举委员会、立法会的组成、议席及功能都有大幅修改,包括立法会议席由70席增加至90席;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审查选委、特首以及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参选资格。
特首选举委员会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除了原本选举特首的功能,亦可以选出部分立法会议员,以及提名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等。
在国安法实施超过8个月,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参与去年35+立法会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3月初在法院提堂被拒绝保释还柙的时间点,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引起各界高度关注。
曾钰成指前年区议会选举是转捩点
民主党前主席及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星期二(3月16日)在网台节目邀请立法会前主席、民建联创党主席曾钰成对谈,讨论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对政治形势的影响。
曾钰成表示,香港立法会2015年最后一次见证政改的尝试,当时是争取2017年普选特首,但是当时失败了,2017年没有普选特首、2020年亦没有立法会普选,甚至普选时间表都没有了。
曾钰成表示,各方都没有预计到,2019年会发生大规模的反修例运动,他认为前年11月底的区议会选举结果,是今次北京出手大幅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转捩点,因为北京认为很多反对派候选人不是靠地区工作获胜,而是靠“五大诉求”的政治诉求,赢取大多数议席,令区议会变得政治化。
北京对反对派以五大诉求胜选很担心
曾钰成回应美国之音提问时解释,北京修改选举制度,不只是因为投票支持反对派候选人的选民多过建制派,而是他们怎样当选,令北京很担心。
曾钰成说:“即是他们(反对派)举着一个(北京)中央是没办法接受的、特区政府亦都不肯接受的一个政治的议题来当选,即是‘五大诉求’来当选,这件事情是令北京很担心,这个是那个因素。”
否认新选制完全排除民主派候选人
曾钰成表示,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提及,新的选举制度并非排除所有民主派,他本人亦不认为建制派是反民主,他又暗示自己是建制派中的民主派。
曾钰成说:“即是好像你是建制派的人,你就一定不是民主派了,建制派里面都有民主派的是不是﹖你就望着一个了现在。所以即是说这个不是将民主派排除,至于你说现在民主派都‘无心机’(灰心)了,会是一个因素。我近期与一些民主派的朋友接触过,他都是这样说:‘你会不用想这么办法了,我们不会参选的了,我们不会陪你(们)玩的了,你们玩哂渠(自己选)吧’,即是这样说。”
曾钰成又表示,新的选举制度仍然民主发展的空间,他认为民主派应该尝试去参选,看看到时情况如何。
曾钰成说:“但是我不觉得这个是会一直延续下去都是这样,大家都是看而已,如果你真正是有民主的诉求,你真的相信即是为香港的民主发展你要出一些力的,你都要看看跟着下来的制度是怎样,你都要试试去参选是不是真的成功,所以我不觉得这个是一定就排除了(民主派)。”
民主派争取35+令北京出手制订港区国安法
曾钰成表示,去年6月底北京出手制订《港区国安法》,主要是由于民主派初选定出35+的口号,有可能在立法会选举取得35席或以上的过半数,并会借此要求香港政府“跪底”,否则就会“揽炒”。
曾钰成表示,他本人曾经评估在现时的立法会选举比例代表制之下,民主派根本无可能在立法会取得35席或以上,他又透露当时曾经与民主派人士沟通,对方亦只估计民主派最多只能取得32至33席,不过,北京认为没有人可以保证选举的变数。
曾钰成说:“即是提倡35+那些人的讲法就是,我们赢了过半数(议席)政府就要听我们话,是这样吧,这件事情我认为是直接促成北京要出手做那个‘香港国安法’。香港国安法是很有针对性,它不是取代那个(基本法)23条立法,就是讲4个罪行,其中一项即是第2项就叫做‘颠覆国家政权’,你现在即是说那47人都是(控)告这一项,它(北京)就是这样说,即是你要靠夺取议会的多数,你就要政府‘跪底’,你就要政府听你说,要严重、那个条文的讲法就是这样,严重防碍这些政权机关的运作。”
曾钰成指下次政改应该”袋住先”
刘慧卿质疑,民主派提出的反对手法,全部都是《基本法》容许之下,在立法会投反对票,根据《基本法》去做都要以国安法被起诉,北京甚至出手惩罚700多万香港人。
曾钰成表示,《基本法》没有订明选举制度如何演变,他承认这次修改并非进步,但是他认为北京并没有废除《基本法》第45条订明的循序渐进达致普选,他对达致普选仍然感到乐观,他又认为下次有机会重启政改,香港人应该“袋住先”(接受政改)。
曾钰成说:“你从根本上保证了‘爱国者治港’啊,对于开放普选有什么问题呢﹖就没有那个顾虑了,你可以说这样不算是‘真普选’,你都‘筛选’过,我觉得先行这步。”
刘慧卿说:“又是‘袋住先’,很惨啊。”
曾钰成说:“无错了,现在都不知多少人怨‘笨’啊,那时候如果一早‘袋住先’,就不会好像现在这个局面了。”
“忠诚的废物”为新选举制度辩护
对于北京学者田飞龙提及,北京修改选举制度并不是要“忠诚的废物”或者“橡皮图章”,曾钰成表示,建制派不应该对号入座,他认为田飞龙是为新的选举制度辩护。
曾钰成说:“他(田飞龙)的讲法即是说,你不要以为、不要以为我(北京)行了这个制度之后,整个议会就变成‘橡皮图章’,或者出了很多‘忠诚的废物’了,(北京)中央不是想要这些东西,我觉得他是这个意思。”
有记者问及目前形势下,特首林郑月娥会否连任﹖曾钰成表示,他不懂得估计,他亦不想透露自己有没有押注全何人选,以免得罪人。
刘慧卿追问他会否再参选特首,73岁的曾钰成回应表示,2012年是最接近一次,他坦言除了年龄问题、还有心态,他又反问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在个时势是否合乎时宜呢?
刘慧卿指新选制剔除绝大部份反对声音
刘慧卿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北京这次所谓“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实质上是非常之糟糕,可以说一国两制已经没有了,她相信绝大部份的反对声音都会被剔除。
刘慧卿说:“我觉得今次这个所谓‘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其实就真是非常之糟糕的,可以说是一国两制都没有了,因为它(北京)这样搞,是所有的、即是绝大部份的反对声音我相信都会被剔除的了,这个我觉得是很差,而我亦都不觉得北京需要这么重手去惩罚、去打击香港,我觉得真的很差、很差。”
批伊朗式选举令候选人失去尊严
刘慧卿批评,新的选举制度有如伊朗式选举,由候选人参选开始就到处审查,过去的言论都会被 “查三代”,甚至当选后都可能被控告、被取消资格,令候选人失去尊严。
刘慧卿说:“你从政是要独立、自由、公正、有尊严的,如果你处处好像比一个小学生还惨那样,一直被人监察着,而且是有很严重的后果的,如果它(北京)觉得你不妥当,它可能会拉(抓)你、(控)告你、又会取消资格,这样我觉得完全是没有意思,所以有些人说,这些(选举方式)看过全世界都没什么地方是这样,可能是伊朗啊,这样我觉得真的很差啊。”
刘慧卿认为,目前的情况不是表示香港已经“完蛋”,支持民主自由法治的人仍然会继续努力,但是她估计可能会有更多人被拘捕、被控告,她见到这么多民主派人士被还柙感到伤心。
刘慧卿说:“当然亦都会更多人是被拘捕,或者是被锁起来,这个是香港一个很可悲的将来,但是都要尽力做,我们环顾世界很多人、有些都是在枪林弹雨,都是去争取(民主),香港人我相信很多是很有心的,但是他们是很伤心,一方面制度是搞成这样,以及亦是这么多人是被拘捕,以及不能放出来,可能继续更多人会被拘捕,是一个白色恐怖来的。”
质疑北京对爱国者双重标准
记者问及曾钰成对达致普选感到乐观,刘慧卿表示,她不懂得乐观,她认为北京来势汹汹,她感到忧心,又批评北京对“爱国者”双重标准。
刘慧卿说:“我就不懂得乐观了,当然如果北京要做什么它是可以做的,但是现在看到它来势这么‘汹’,我就真的很担心,而我相信身边围着它那些人大也好、政协也好,很多都是很极端的,所以我就看不到(对普选乐观),甚至有些人就说,其实它有很多(人大、政协)双重国籍的,现在就愈来愈多人出来讲,双重国籍都是可以‘爱国’的,所以这些概念令到一些人很混淆。”
刘慧卿又表示,新的选举制度排除绝大部份反对声音,不能够充份反映民意,相信很多选民都会感到愤怒,但是她呼吁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继续争取民主自由。

详情

洗浴中心有什么服务 Copyright © 2020

西昌名仁大酒店保健价格 现在太原还有仙人跳吗2020 西安高端微信安排 新手去惠州淡水特色服务 西安红房子快餐一条街2020
想卖微信去哪个平台 仙女插花是什么意思 咸阳100元服务 现在不流行车顶放水了 武汉臻品足道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