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塘蓝波湾休闲会所839

来源:黄河 新闻网地区:伦理剧发布:2020-01-05

新塘蓝波湾休闲会所839剧情介绍

台湾媒体日前报道,有中资在台违法设立公司,组高薪挖角团,3年来挖走台湾数百名半导体人才,遭台湾检调单位调查。台湾分析人士表示,这一事件暴露了中国“红色供应链”下抢人大战花招百出,同时也说明防范中国系统性经济间谍网络渗透,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中国专门制作加密货币挖矿机的大厂“比特大陆”,在未经台湾经济部投资审议委员会许可的情况下,于2017年以中资支持在台设立“智鈊” 、“芯道”两家公司,高薪挖角大批台湾半导体人才,涉嫌违反《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检调兵分7路发动搜索,约谈19人,两家公司负责人讯后被谕令以新台币10万、20万元交保。
3年来挖走数百名台湾工程师
检调调查指称,智鈊科技有限公司与芯道互联有限公司,透过共同投资新创公司的方式,在台私设大型研发中心,为母公司“比特大陆”研发AI晶片。
具体操作是,挖角团队先挖走原在台湾IC设计公司的研发人员出任新设公司的董事长,董事长再拉拢先前任职公司的同事加入,并同时在网路人力银行公开 “猎人头”,用原年薪2倍以上的薪资,挖角台湾晶片研发人才。
检调表示,3年来台湾已被挖走数百名半导体人才,严重影响台湾半导体产业发展。
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所所长刘孟俊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面临的是“追赶型经济”,亦即一开始比较贫穷的国家倾向于比富裕国家的经济增长更为快速,而为了加快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准,只好想尽办法追赶。一开始是直接“模仿”,再来是“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把别人的东西买回来做拆解,研究各式零件如何制成,再自行拼接组装。他说,中国高铁就是很典型的“逆向工程”代表,深圳“华强北”商圈号称“山寨大本营”也可见一般。
刘孟俊说,当山寨做法逐渐被先进国家以保护专利和智慧财产权为手段防堵后,中国只好祭出挖角了。
韩国追赶日本时的“周末专家”
据刘孟俊介绍,不只是中国,其它追赶型经济在追赶过程中,都是招数尽出。例如韩国在追赶日本的过程中,出现过“周末专家”的模式。
由于韩国离日本很近,韩国三星公司会帮日本即将退休的工程师买好机票,日本工程师每周五下班后,从日本搭飞机到韩国,周六、周日帮韩国三星科技厂“打工”,周日晚间再飞回日本。这是韩国在追赶型经济过程中所用的一种方式。
刘孟俊表示,中国对台挖角以挖高阶人才为主,因为高阶主管最清楚需要哪些人才的配合,才能发挥到最大效益,因此,对台湾而言,人才的流失是系统性流失。
刘孟俊以台湾知名的鼎泰丰小笼包为例指出,若要获得鼎泰丰的技术,必须整个团队出走才有效益,否则光是挖走很会擀皮的人,也做不出鼎泰丰小笼包的滋味。
刘孟俊说:“鼎泰丰小笼包去做技术外流,你会擀皮的擀皮,分工分的很细,那你挖人除非是整个团队一起挖,否则你挖一、两人也没有用。中国大陆他要挖人是挖非常高层的,如果中下阶层一个一个去挖,效益不见得会那么高,(高层)挖过去,他会帮你去组一个团队,他很清楚一个团队有哪些部分的人才会有比较大的关键,而且人才的流失会很有系统。”
曾经被中国挖角至安徽半导体厂担任主管的黄先生对美国之音证实了这项说法。他表示,他原本在台湾新竹科学园区的半导体厂担任IC技术中阶主管,在更高阶长官的介绍下一起赴中国工作,因为对岸开出的薪水是原本台湾的4倍多,职级连升两级,对他极具吸引力。
黄先生表示,他之前的台湾同事,很多人也都在同事间的相互介绍下,一个跟着一个跨海到对岸工作,基层人员大约30岁左右,大多还是单身,即使有家庭的人也通常是一人只身到中国,孩子、妻子、父母留在台湾。不过,黄先生说,只有半导体元件设计才需要人亲自到中国现场工作,如果是做IC设计,工作不受地域的限制,人在台湾就能为中国公司工作。
他表示,中国挖角喜欢有一定资历的人,高阶主管最好,由资深的人去找资浅的人组成“老少配”团队,互为搭配。黄先生说:“他们(中国)找人的模式可能会先有一个管理阶级,再去挖里面一些他们需要的人;管理阶级也不可能一个人过去,他就会找自己知道、原本合作过的人就会去尝试。他们会找一定是找有经验的人,能够老少搭配的,老的有经验,太年轻应该不太会,他们要有一定的程度,已经是满资深的,老少一起搭配。”
黄先生也表示,大部分接受中国公司挖角的人多半是出于高薪考虑,但也有一些人出于政治考量,认为教会中国技术,将不利于台湾半导体发展,因此为了“大局”着想而拒绝。他提醒人们,领更高薪水要承担更高的风险,他本人就感觉“被骗”了,当初谈好的薪资配套跟实际拿到的不一样,因此赴大陆工作一年多后就回台了。
黄先生说:“那些package都不可信,配套可能要有一定的条件,它才会给你。一种是技术股,一种是每年分红的利润来讲的话,技术股这种本来讲好就应该给的,可是一直锁着,所以在打官司,后面的分红要给的部分那更不用说了,所以大概两年不到就离开了,一开始条件都会开得不错的。”
民调:高薪是“西进”最大诱因
不过,中国的高薪挖角对台湾工程师还是极具吸引力,才会有人前仆后继地要去大陆工作。
台湾最大网站入口网站“Yahoo!奇摩”民调中心,在挖角事件爆发后进行“对岸重金挖角,你会愿意西进工作吗?”的网路民调。
民调显示,1万6千4百人参与投票结果,有28.8%的人表示“非常愿意”,25.1%表示“还算愿意”,合计约为53%。选择“不太愿意”者占15.8%,选择“非常不愿意”者为23.0%,合计近39%。在被问到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你会想去中国大陆工作?”时,回答是“待遇够优渥”的人最多,为44.6%。可见“高薪”确实是台湾人才愿意赴中国工作的最大诱因。
中研院欧美所副研究员吴建辉表示,虽然优秀人才在全球流动实属正常,不只中国厂商会挖角,美国企业也会挖角,但中国对台湾是个威胁、是敌人,但美国不是,这是根本的区别。
吴建辉说:“现在的问题在于,第一个,我们认为中国是一个威胁,中国挖角是违反商业模式的挖角,过程我们的技术和人才会外流,同样它可能会违反相关的法律规定,一个像是营业秘密,一个可能会有竞业禁止的问题,这才是我们考量的问题。第二就是说,我们人才到美国,那是有正式的合法手段,它有相关的智慧财产权跟法律的保护,我们去中国可能不一定有相关保护的。简单来讲,就是我们去中国投资,我们的投资技术可能会被外流的,我们的技术可能会有被强迫技术移转的问题。”
学者:系统性挖角才是根本问题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经济所所长刘孟俊表示,半导体产业在台湾被视为国家安全产业,一旦中国取得技术后,由于内部不完备的市场机制,地方政府彼此相互竞争资本造成产能过剩,国家补贴又变成低价倾销,进而破坏全球市场价格,更令台湾政府担心。
中研院欧美所副研究员吴建辉表示,除了国际间的挖角之外,台湾本土厂商之间也会挖角,因此中国挖角跟带走营业秘密还不是根本的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中国倾国家之力发展半导体产业,这些中资公司是在中国国家的支持下、系统性地去挖角台湾人才、去盗学台湾技术,这才是根本问题所在。
吴建辉说:“根本的问题在于中国的挖角它是系统性的,它是建立在国家支持的基础上。厂商跟厂商之间的竞争,侵权或是侵害专利,它就是厂商跟厂商之间的赔偿,通常可以用刑法跟民事赔偿来解决。但当你的商业间谍模式或挖角模式是建立在国家支持的基础下,就不是厂商跟厂商的竞争,而是厂商要面对一个有国家支持的厂商的竞争。”
吴建辉认为,台湾的修法工作着重在针对挟带营业秘密赴中国的工程师处以严刑峻法,但重点应不在于如何防范台湾工程师,而在于防范中国在台系统性的经济间谍网络,比如有多少中国经济间谍渗透,其据点在哪里等,然后做出系统性的因应,这才是解决之道。

详情

新塘蓝波湾休闲会所839 Copyright © 2020

性姿势清晰图片大全 扬州云顶天境398套餐 阳江维也纳酒店里的鸡多少钱 新县火车站150的鸡 阳逻嘉年华有什么服务
性中国videossexo孕妇 新塘上门服务 徐州万达梦spa足疗按摩 新塘水样年华怎么收费 新塘水样年华价格表